返回 最新 加書籤 排行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我們一直一直都在一起初醒 死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清晨的不安定讓一家人陷入了更加的不安之中,每個人都是充滿着無數的疑惑,而這些疑惑的中心就是我,可是我是真的什麼也不清楚啊。

    中午草草吃完飯之後我就去了後山想要圖一會安靜,可惜總有一頭狼腦子不好使非要跟着,

    「你跟着我幹嘛啊?我又沒有大骨頭。」

    「想看看你幹嘛啊,你們家我就相對和你熟悉些和你呆在一起舒服些。」

    「謝謝你的信任啊,可是我想自己一個人呆一會。」

    「汪!」

    這一聲叫真的是讓我無法回話,只能勉強接受這隻自我認知不明確的狼。但還好他表現得不錯,很安靜。

    下午我倆就一直坐在那可我整個靈魂卻早已飛天,往事一幕幕的來到眼前,

    「顏寶,你今天不努力明天就會傷害更多的人,你流着的血要求着你必須去承擔這份責任。」他說的很狠但表情並無多大的變化,他只是看着我,觀察着我的一舉一動,舞劍的節奏,用力的程度,刺殺的準度,不停地糾正,不停地練習。

    另一幕

    「顏寶,你必須把這些功法,秘術都背完而且所有的常用法術你都得熟練的運用。」他喝着茶坐在搖椅上一臉閒適,而我在另一邊的書桌上刻苦背書,可是好累,書一扔,

    「我不干啦!」

    說着趴到了桌子上,他笑着走過來撿起書放到桌子上,

    「怎麼能這麼沒有耐力呢?你是許家的人,你必須承受,雖然很累,但也要承受的。」他面帶微笑,我扭過頭看着他,

    「可是真的好累,我都沒時間玩。」

    「可你能到處旅遊啊。」聽了這句話我的臉就黑了

    「別逗,到處打打殺殺也能叫旅遊?」

    「算的,不是去過很多地方嗎?人也看了,風景也看了,怎麼不算啊?」

    「好吧。」

    另一幕

    我揮舞着劍與上古凶獸裂天兕的魂魄打鬥着,上古的凶獸哪怕只剩下魂魄也是難以制服的,況且我只是個有天賦的新人修為還不足以去抵抗這上古額凶獸,我的身上到處是傷痕,可我不退縮,我不斷的向前攻擊不斷地被打回,整個人已經是麻木的狀態了,他突然出現一掌正好擊中裂天兕的命門,但對裂天兕的傷害還不夠,裂天兕發怒了,朝前一聲怒吼,巨大的聲音帶着衝擊力直接震翻了他,他反手使劍運氣努力使自己不飛太遠但聲波的傷害太大雖然在不遠處停住了,但也受了很重的內傷「噗。」一口鮮血噴出。

    「喂,你還好嗎?」狼尋用他的狼爪推了推我,我一下子回過了神

    「怎麼了?」我的掌心是汗,整個臉也煞白,我只是故作的淡定讓自己不那麼尷尬,

    「你臉色不好,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嗎?」

    「沒什麼,都是過去了。我們回去吧。」說完我就站了起來,他沒說話只是跟着我。

    回家之後我斜臥在沙發上看着電視不停地換着台,沒人敢和我說話,也不知怎麼問我於是就把狼尋給架走了,

    「狼尋,小妹怎麼了?」大哥俯身問道,他的表情很嚴肅,對於這個妹妹他猜不准,

    「不知道,一下午就坐在那個山坡上,看着像是在想什麼東西。」

    二哥拿出一根骨頭作為獎勵給了他,「你問她了嗎?」

    「問啦,可她沒給我說,她的表情開始是柔和的最後變得很痛苦的樣子,她有什麼不好的經歷嗎?」

    「知道了,顏寶在想他。」老爸意味深長的回答道,他猜出來了,他的眉頭開始緊鎖神情開始惆悵,本以為回家便是看開,沒想到傷害還是太深難以癒合。

    「算了,解鈴還須繫鈴人,她自己的心結得她自己解開。」老媽的話對

何為魂,何為人  通靈嬌妻:府君老公,要抱抱  木屋回憶錄  菲熏荒柒  過來,我的鬼帝大人  我的冥王新郎  千年長生禍  半夜三更來訪鬼夫大人請不要進來  
至尊妖王 帝鎧之狼王鎧 推背圖傳奇 山鹿 巡秘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語言選擇